• 志鉴论坛 / 详细内容

    提高志书编纂质量要注意处理好八个关系

    时间:2015/10/30 15:37     已浏览:546 次     来源:选自《中国地方志》2014年第6期     作者:王振青 李泰年  

    提  要:从新方志编纂的实践来看,提高志书编纂质量,一要处理好专家修志与众手成志的关系,提高参编人员的整体素质,特别要强化专家修志、审稿的力度;二要处理好与前志的衔接关系,包括时间、空间上的衔接及篇目、内容上的衔接等;三要处理好概述与正文的关系,使概述或综述、章下无题述发挥好提纲挈领和导读的作用;四要处理好文与表的关系,使文表配置科学合理、相得益彰,以表简文;五要处理好点、线、面的关系;六要处理好增与减的关系,志书编纂要下气力充实资料,更要在避繁就简、舍粗取精上下功夫;七要处理好历史事实和是非的关系,坚持实事求是,不夸大成绩,不回避失误;八要处理好纠错与补正的关系,对前志不要求全责备,原则问题不放过,小事情讲策略。

    关键词:志书  编纂质量  关系


    志书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载体之一,以其资料的全面性、系统性、完整性、客观性及权威性,在存史、资政、教化方面具有重大作用。社会的发展越来越纷繁复杂,新方志应记述的内容也越来越宽泛,加之众手成志的客观必然性,如何去繁从简、舍粗取精、避虚就实、由表及里地记述社会发展变化的轨迹,努力多出精品佳志,需要志书编纂人员从理论到实践不断实践、不断探索、不断完善。现就如何提高志书编纂质量谈几点看法和建议,意在抛砖引玉,与大家共同探讨。

    一  处理好专家修志与众手成志的关系

    编纂一本志书需要大量的投入特别是人才的投入。就目前的状况看,志书编纂人员基本上由三部分人构成:组织领导者、修志编鉴业务人员或专家、提供资料及撰稿人员,其中后者涉及面广、人数多,且缺少修志的理论与实践。在这种众手成志的编纂工作格局下,为保证志书编修质量,必须注意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要抽调、聘请本系统、本部门、本单位中熟悉情况、政策理论水平较高、文字功底较扎实、组织协调能力较强、对修志编鉴较热心的人员和社会上的史志专家、学者组成骨干编修人员,尤其要物色好自始至终参与志书编纂的总纂、副总纂人选,一般情况下中途不要更换总纂、副总纂。二是从实际出发,根据参与人员承担的职责、任务,进行不同层次、不同阶段的有针对性地培训,提高参与人员的整体素质和技能。三是加大专家审稿的力度,拓宽审稿视野,打破体内循环、单位部门封闭,强化省内外行业及系统业内专家、史志专家学者、修志编鉴业内高层次人才等的参与力度,确保志书内容精准、体例体裁完备。四是从长远看,要强化编纂年鉴。通过编纂年鉴,使编修队伍稳定、业务提升,资料线索完整、系统,大事、要事、特事 、新事不漏,为持续修志提供必要的准备,达到以鉴促志的目的。

    二  处理好与前志的衔接关系

    现在全国各地正在推进的二轮志书编纂绝大多数都是修断代志。从时间的衔接上讲,应注意连续性。一般是前志记述的下限,就是第二轮志书的上限。为使第二轮志书与前志紧密衔接,进行适当追溯、交待以往的情况或背景是有必要的,总的原则是得体、精到。从空间的衔接上讲,应注意地域性。两轮志书空间的衔接,实际就是二轮志书记述的范围。第二轮志书编修时,随着各地改革开放的深入和发展,各地区跨区域的事物频频出现,如劳务输出、横向联合、招商引资、援外工程、经济合作、友好往来等异常活跃,这为第二轮志书拓展了记述范围,过去那种纯行政区划概念下的“越境不书”,已成为辖属概念下的“越辖不书”,但必须记自己做的事,或者说以事统属。从内容的衔接上讲,应注意完整性。要突出改革的主线,强化发展的主题,反映社会民生,注意地区的开发、发展背景等。对于前志已记述比较充分、到位、详尽的事情,原则上不再重记,若为了有机衔接等目的,则需精炼记述。从篇目的衔接上讲,应注意承接性。一方面,要尽力与前志的基本门类衔接,使前后两轮志书的主体篇目保持基本稳定;另一方面,要注意依据记述内容的变化和时代特征、地方特色、行业特点以及大事、要事、特事、新事,在科学分类的原则不变,横分门类、纵述史实的原则不变,体例特征不变等前提下,在基本门类、主体篇目之下的章、节等层次适当增减门类内容,采取或并与分、或升格与降格、或前置与后移等方法予以变通和创新。

    三  处理好概述与正文的关系

    志书概述或综述可以夹叙夹议,叙是对志书正文内容的精炼归纳和典型事物的强调,议是编纂者通过编纂史实、史料而产生的想法、看法、评议等,不同于正文述而不论。概述或综述不仅是志书内容的精华,而且可以反映主编、总纂观察事物、分析事物,提炼、归纳、概括问题,认识反映事物发展经验、发展规律及应汲取的教训等方面的基本功底。概述或综述重在彰明因果、沟通联系、俯瞰全局、总括内容、提炼特点、反映规律等,具有提纲挈领,引导阅读的重要作用,是志书的窗口、眼睛,需要引起高度重视、多下功夫。笔者认为,撰写好志书概述或综述,必须熟悉情况特别是史实、史料,必须有坚实的政策理论水平,必须有驾驭文字的能力。倘若在志书正文中间层面章下写无题叙,叙议结合,对章下内容进行疏理、提炼、归纳、提升,不仅便于读志者阅读,引发他们思考、认识问题,而且对撰写好志书概述或综述是极为有意义的铺垫和支撑,使志书内容更为贯通。志书概述或综述及章下无题叙的字数,原则上应与相应正文的字数成正比例,相应的正文内容多、文字长,其无题叙的内容也应长一点,相应的正文内容少、文字短,其无题叙的内容应短一些。概述或综述与章下无题叙在内容上要紧密相扣、不能脱节,但又不是简单的重复、叠加。相同文字体量的志书,其概述或综述的文字不应悬殊太大。如果正文很长、很多,而概述或综述过短,不能起到提纲挈领的作用,也有应付了事之嫌。

    四  处理好文与表的关系

    表是编纂志书常用的体裁之一,实践证明可以收到节省文字,以少胜多,一目了然,便于查考的良好效果,并与文字形成互补关系。表的特点是容量大,要说明十年、数十年的一些常规工作的发展变化情况,可能需要洋洋上千言、数千言,而用一张表就能简明、清晰地给人以直观的印象。但也有一些志稿随意设表,致使表格不完整、设计欠科学、排列不规范,甚至出现表文处理不当、表文重复、以表代文等问题,影响了表的效果。笔者认为,表的配置应表随文出,科学合理,鲜明醒目,简明扼要,是文字的必要补充。特别是不能因表容纳的资料大就不分精华和糟粕随意收入。如果只是把统计数字搬家,原始资料移位,则不能叫“编纂”。有不少数字资料需要经过编辑深入研究,分别进行概括、综合、归类、分析和比较,通过科学合理的表格化繁为简、一目了然、便于比较、反映整体,使事物记述更为鲜明、突出,收到文字所不能达到的效果。只有对入志的数字进行一番归纳与分析,从那些最能反映事物本质和规律,能反映事业兴衰起伏和曲折失误,能反映地方特色和时代特点的数字及数据入手,精心编排,科学制表,才能发挥整体功效。表不达意,文表相悖,表目繁冗,都是不可取的。凡是达不到以表胜文、以表简文之目的,就不宜设表;凡是能用文字做到记述简洁,叙事明白,交待清楚的地方,就不要设表。

    五  处理好点、线、面的关系

    要想修出一本好志书,必须在编纂中把握好点、线、面资料的运用,而在一些志书中出现断线的问题,流水账问题,则反映的是资料缺失或堆砌,也说明对点、线、面的把握和处理不当。线指依时间为序,以点为内容,贯通时限的始末,呈现出事物变化的主要情况和轨迹。点指史实,有起始点——转折点——落脚点,转折点不止一个、而是若干个,起始点与转折点之间、转折点与转折点之间、转折点与落脚点之间也许还有若干个特殊点,这些有意义的点展示着事物的发展变化,彰显着资料的价值。点、线必须适中,太多就成了堆砌资料,太少难以说明白、说清楚历史的真相和发展变化轨迹。从横不缺项讲,强调的是不缺要项、大项。志书只能反映事物发展变化的基本轮廓,不可能反映完全的轮廓,因此,把线疏理得过多、过细,价值和意义并不见得就大,反而使人们感到不分轻重,眉毛胡子一把抓。从纵不断线上讲,强调的是不断主线和发展轨迹。如果以年度为点,必然导致罗列年复一年的日常工作,简单资料成堆,而价值不大,并且淹没了有价值的资料;如果20年断限内不设转折点、特殊点,没有中间点的资料做支撑,就做不到用史实描述事物发展的过程和轨迹。志书中的点,是从线和面中选取的典型,如同文章中的重点或浓墨重彩的地方,当然这种浓墨重彩必须是靠资料构筑而非编者随意安排,这个点应是时代特点和本地、本事物特点的突出反映,是该事物的亮点、看点或补充,也可以理解为大事、要事、特事、新事。不是每个目都有这样的点,不要为点而点。在点、线、面的关系上,线居中间位置,是点的整体,是面的局部,在以线为主的记述中,不断主线最为重要;面集横向广度与纵向深度为一体,反映事物的基本原貌,是志书的根本所在;点是面和线上的最基本要素,必须具备典型性和代表性。

    六  处理好增与减的关系

    对志书资料的全面性、系统性、完整性要正确理解、准确把握。全面、系统、完整,并不是什么都收、什么都记。任何资料没有绝对的全面、系统、完整,只能是相对的全面、系统、完整。就志书而言,把基本情况记清楚,把大事、特事、要事、新事不遗漏,把时段特征、地域特色、事物特点、变化态势说明白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方面。不要指望一本志书包打天下。存史、资治、育人的文化载体不仅仅是志书,年鉴、百科全书、档案等也是一样的。志书编修过程中,对断线的资料,缺失的资料缺少的基本要素当然要补充、完善,这是基本的底线和起码的标准,可归入增的范畴。但就志稿资料的取舍来讲,主要是做减法,是把大量原始资料归纳、提炼、披沙拣金,融会贯通,是一个由博而约的淘洗过程,是以最少的文字记述、传达最多的信息量的过程。只有删繁就简才能留传永久,保留精华,才能寓观点于叙事之中。这个减法做到位也不容易,这需要编纂者有一定的政策理论水平和文字加工能力,还要熟悉地情,对记述对象做到心中有数。述而不论,不等于没有观点,观点体现在精选材料,合理取舍,写作技巧和记述深度的功夫上。这些具体资料的取舍筛选,都是在宏观思想指导下编排的,通过资料展现出因果及规律。

    七  处理好历史事实和是非的关系

    历史事实和是非有时表现得并非完全一致,志书编纂中史实的来源大量取材于档案资料和红头文件、工作总结、讲话报告、决定决议等方面。这些史料记载当时的事实,有它的可靠性和权威性。但某些记载并不是真正的历史。历史唯物主义者在编纂史实时要有正确的是非观,有责任再现事物的本来面貌。在资料整理选用和志稿撰写中,务必要认真甄别史实和资料,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表及里,使选用的史实和资料符合逻辑、符合实际、经得起推敲和检验,做到其文质,其事核,不虚美,不隐恶。尤其是数据,稍有不慎,就有漏洞,对无法核实的有矛盾的、不符合实际的数据要妥善处理。客观、公正、真实是志书的灵魂,是志书真正的价值所在。

    八  处理好纠错与补正的关系

    志书中存在谬误是难免的,有的属于以讹传讹,有的是由于对事物认识的历史局限性所致。纠错、补遗、勘误是一项既敏感又复杂的记述工作,必须审慎从事、认真对待,不能吹毛求疵,不可无限上纲,不宜轻易否定。对前志的错谬讹误,要以历史眼光和客观态度看待,既把握原则,又实事求是,以求实精神和严谨学风对待谬误,做到有错必纠,纠必有据,纠必求准。轻视前人,轻视前志是志德和学识不高的表现;妄加责怪,妄加改动,则是对历史、对人民不负责任的行为。对原则性错误不姑息、不迁就,坚决地予以纠正;对前志存在的不准确,不科学,不严谨的过头评价、提法和结论,要依据政策和史实加以考订;对前志存在的一些不完整,不准确,不规范的资料,要用新的、正确的予以补充记述;一些技术性差错,只要不涉及政治观点和不影响史实,不必集中纠正,可以明暗结合,分散处理。

    上述八个关系,是一种互补关系。一部好的志书,应该是互补关系处理的好。无论是横与纵还是面与点或是详与略、述与论、文与表、前与后、增与减等都建立在一定的互补关系上,通过这些互补,交织成一部完整的佳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