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志鉴论坛 / 详细内容

    全省二轮三级志稿存在问题鉴析

    时间:2016/03/17 10:23     已浏览:3178 次  

    我省二轮三级志书编纂工作已陆续进入“三审一验收”阶段。从当前我们掌握的情况看,不少志稿的编纂质量虽然有了一定的提高,但是在整体上还存在大量问题,“多发病”“常见病”比比皆是,揭短不是为了露丑。总说好话,看不到问题是一大隐患,摆出一大堆问题而不去分析产生原因,不寻找解决的办法,依然于事无补,而只有发现问题,并分析产生这些问题的原因,和大家共同正视通病,匡正思路,以便将这些问题“提前”告诉执笔者,以提供帮助,从源头上解决和切断产生问题的病因,才是我们的目的。从修志实践看,提醒编纂者不断在纠错正误中强化自己的“免疫系统”,有勇气面对各种挑剔,吸收正确的意见和建议,而不是讳疾忌医,同样不失为一种提高编纂水平和能力的途径。因此,根据《全国地方志事业发展规划纲要(2015-2020)》中关于目前制约地方志事业发展的5个主要问题之一是“志书质量有待进一步提高”的论断和省志办领导有关坚持问题导向、质量导向的指示,对现有全省二轮三级志稿通病进行系统梳理,对症下药,是很有必要的。概括说,二轮志稿中从篇目到体例到内容到记述等存在的问题涉及到各个方面。从宏观层面说,是编纂者对方志属性理解不到位,对修志规范掌握不彻底,总体著述性差;从微观层面说,常见的通病和不足大致可以梳理归纳为6个大类,即:观点、体例、内容、记述、资料、行文。每一大类下又分若干小类,每一小类之下又有若干表现。本着突出时代性,追求科学性,秉持政治性,强化规范性的要求。这里对全省二轮三级志书编纂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和不足进行了初步的鉴析。需要说明的是,本文所举实例并不否定这些实例所涉及志稿最终取得的成就,这只是我们在审稿过程中发现的问题,即便是对这些实例的认识,对是否存在问题,存在哪个方面的问题,可能有些也属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范畴。文中有的提法和分析可能也有失当之处,谨请谅解和批评指正。

    一、政治思想观点

    〔按〕指导思想是志书的统率和灵魂。《地方志质量规定》指出,编纂地方志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据此,志稿所记述内容应当能够全面、客观、系统、真实地反映事业发展历程和成绩,正确反映发展过程中的曲折和问题。纵观二轮三级志稿,主要的问题是教训记述不足,普遍存在科学性不强和记述深度不够等一些通病。应当按照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精神和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进行正误纠偏。例如:

    1. 对档案数据不加分析,照搬照抄,把一些虚构的情况和错误的观点写入志书,影响志书存世、资政的价值。

    2. 唯政治化思想对方志编纂的不良影响比较突出,使地方志书从形式到内容都带有政治宣传的色彩,降低了志书的科学性。

    (一)回避失误,记述过简

    例1,《湟中县志》第一轮对1959-1961年三年自然灾害时期饿死人的问题有意回避,第二轮志书应当实事求是地予以补记(其补记方法可以另行探讨),但现在新形成的初稿依然心存余悸,不能正视。

    例2,《青海省志•军事志》第一轮对青海“文化大革命”当中“二二三事件”有意回避,第二轮《军事志》拟用“附录”形式予以补记,但由于顾虑太多,未能付诸实施。

    例3,《青海省志•农业志》第一轮对1977年—1979年“洋跃进”影响下在乌图美仁开荒种粮,投入2千万元(当时价)收粮400斤的教训回避不记,第二轮农业志志稿依然不敢拾遗补缺。

    (二)观点模糊,对党的有关政策不熟悉

    例1,由于对指导思想理解程度有限,以致于在记述中出现了记述不当问题。如在适当追溯事物发端的过程中,依然按宣传口径记解放前一片漆黑,解放后一片光明。《青海省志•交通志》终审稿记解放前修公路流露的这种政治倾向明显,做不到客观记述。动辄用“国民党伪××政府”“伪××场站”“反动军阀马步芳”等。在《青海省志•农业志》终审稿中出现“伪大通奶牛场”,《青海省志•财政志》初审稿中出现“伪财政厅长冶成荣”等。

    例2,《乐都县志》复审时,对国有企业改革中有关租赁、破产、重组、兼并、股份制合作等具体措施缺乏深入把握,志稿中动不动就出现“国有资产流失了”,“又一国有企业没有了”等,字里行间透出对改革的不理解。

    例3,《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志》复审稿中对农村实行的土地大包干的生产责任制引用青海花儿:早知道河里的水干了,修这个桥儿者咋了;早知道分田单干了,毛主席啊您老人家费心劳神地办人民公社着咋了进行说明,明显失之偏颇。

    例4,《贵德县志》复审稿记述计划生育1989年输卵管结扎×××人,放环×××人,实施人工流产的×××人;1995年,结扎妇女×××人,男性结扎×××人,育龄妇女放环×××人,人工流产×××人,引产×××人;1996年育龄妇女结扎×××人,放环×××人。这样记述过于繁琐,且有违相关规定。

    例5,把在押犯罪嫌疑人称为“犯罪分子”。“犯罪嫌疑人”在法院审判、上诉期满后才能称谓“犯人”。而且“犯罪分子”是口头语,司法执法实践中没有“犯罪分子”,只有“犯罪嫌疑人”“被告”等词。

    (三)唯政治化倾向

    例,《西宁市•监察志》复审稿记述历次政治运动中被错划、错打、错定的冤假错案时按照档案文献原封不动地照写,没有按《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精神指导写志,从新的历史视角进行必要的改编制作,也不符合现在已全部纠正了的事实,造成政治硬伤。

    二、体例

    〔按〕体例(体裁、结构、章法等)是志书编纂内容的主要表现形式,掌握好体例,有助于增强地方志的表现力。全省三级志稿在体例方面存在的主要问题一是上下限不齐、随意自断,直接影响到下一轮志书上限的确定;二是篇目设置相互模仿,缺乏个性特征;三是篇目设置归类不当,层次之间逻辑关系混乱。

    (一)体式混乱,大、中、小体式一锅煮

    全省第二轮志书结构分类一般有大编体、中编体和小编体。实践中感到采用大编体式,经济部类变成“大肚子”,使篇章之间严重失衡。采用小编体式,变成“一个菩萨一炉香”,一级类目过多,有的县志列到30-40个,州志列到40-50个,省志也多到60-80多个,分类太多,太零碎。于是采用中编设置门类的居多。现在既不按大部类设篇,也不按小部类组码,而是将相近内容合卷,力求篇幅大体均衡。大、中、小各有优点,无可厚非。现在比较突出的问题:一是同一类志稿,有的门类按大编体式设置,有的门类又按小编体设置,所以不能一贯到底使用某种体式。二是相当一部分志书字数偏多,篇幅过于庞大,虚设层次多,实体形式少,只注重“大而全”,覆盖面广,但缺乏必要的深度,看起来文字不少,可多为承上启下铺垫过渡性内容,核心资料被冲淡,反映不出多侧面立体的、多彩多姿的现代社会全貌。三是“千部一腔”“千人一面”现象严重,相互模仿,看不出当地的特色。

    例1,《海南藏族自治州志》初稿将综合经济管理、军事、社会按大编体设计,教科文按中编体设计,人民生活又按小编体设计。人物志是志书中重要组成部分之一,通例是把人物与概述、大事记、志、附录“五体并列”比较科学,而《海北藏族自治州志》《青海省志•交通志》《青海省志•军事志》在初、复审稿中,将人物按照“横分门类”的方法,归类某章、某节,与通例背道而驰。

    例2,附录是志书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志书七种体裁之一,通例一般设附录,现在有的志稿把附录置于文化编下,不能与概述、大事记、各编处在一个级别,显然不妥。

    (二)总体设计整体性差

    谋篇布局除选择确定应用大、中、小编体式外,重要的是应贯穿整体性观点。一部志书是一个有机整体,它是由一些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因子组成的“系统”。因此,框架篇目必须体现“有序性”和“等级性”,全书形式要做到基本统一。

    例1,《青海省志•农业志》终审稿中,一级篇目先后排列为:机构、自然资源、农业经济体制改革、科研教育、农业生产…,将“种子工程”与“农业生产”并列为章,而通观该志,种子工程只是种植业中的一项具体措施。

    例2,《茫崖行委志》初稿中按司法、审判、公安、检察排序,有违《刑法》《刑事诉讼法》中公、检、法、司的规定,不符合志书排序惯例。

    例3,民俗是要项,应有专门篇或章或节,但《贵德县志》复审稿没有设民俗;《海北藏族自治州志》《化隆回族自治县志》的初稿均没有设姓氏、家庭。

    例4,《青海省志•税务志•地税》《天峻县志》复审稿从篇目结构看,有节无目现象突出;二轮《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志》初稿中也存在有章无节,有的章只有几百字,还有的设一章一节,有的设一节一目。

    例5,《海北藏族自治州志》《海南藏族自治州志》初稿中,对州所属县的记述,缺乏总体考虑。目前,全省大致有三种类型:一是组合级型,二是互补级型,三是独立级型。组合级型综合性强,编纂难度大;上述这两部志稿采用互补级型,各县概况体例雷同,内容重复,缺乏整体感,难以从整体上体现其科学性和完整反映一个州的面貌和特色。

    (三)史体立目

    例1,《天峻县志》初稿第十四编“财政税收”中,将收入、支出、国税、地税分章,章下分节“八五”时期、“九五”时期、“十五时期”等三节,节下又按事分目,一事一目,如行政事业支出、公检法司支出、文教支出等六个目。在二类目中纵排记述,这与“以类设目,横排纵写”的原则相悖。另外,在第三章“财政体制”下又以历史分期法,将1986年以来分成4个时期,显然与前面各节划类标准不一,违背了“事以类分,类为一目”的要求。其下再横分六目,分类失当,纲目混淆,随意性太大。

    例2,《青海省志•农业志》初稿中第五章第一节“发展历程”与全志章、节、目横分门类格格不入。

    (四)自违体例

    例1,《西宁市司法志》初稿的“凡例”第四条中“本志综合运用述、记、传、志、录、表等体裁,以志为主”,但志稿中没有“传”、“记” 和“录”。同样,该志稿“凡例”第二条说“本志上限自1986年起,下限断志2005年”,但实际内容上限记到东汉,下限断到2010年。《青海省志•交通志》“凡例”中说“个别事物为保持记述完整性适当上溯和下延”,但实际通篇无一不上溯。

    例2,《乐都县志》《互助土族自治县志》《贵德县志》复审稿设有“经济综述”,还有的设“改革开放”、“基本国策”,这就不合志书篇目分类横排的要求,因为“综述”是体式而非“事类”。“改革开放”也不是门类,“基本国策”更是不知所指,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西部大开发也是基本国策。还有不少志稿中的“纪略”,也不符合“类为一志”的原则,是记述的方式方法,列为一级篇目显然“不类”,有悖于方志文体。所以,“综述”改为“经济总情”比较符合横分门类之义和方志本体。

    例3,《青海省志•国土资源志》初审稿的“编纂说明”中写到“本志结构以章、节、目、子目四个层次”,但实际有的分到6个层次,最多的分到9个层次。凡是综合性不强的志书,不是层次过多,就是类目繁琐。

    例4,二轮《化隆回族自治县志》初审稿刚开始将“拉面经济”立为该志第一章,缺乏立意支撑。方志分类记事内部结构必须遵循有序和层次,为了突出特色,个别也可升格处理,但升格不当,特色就会成为“志中志”,甚至造成体例上的混乱。

    (五)凡例、编纂说明中的规定不全

    青海省志有统一的凡例,各分志要求设“编纂说明”,州(市)、县志必须有“凡例”。

    例1,二轮《海北藏族自治州志》初稿中“凡例”第五条规定“志书体裁以记、志为主,表、录为辅,图、照为补,各体协调,各得其所”。这一条款规定了记、志、表、图、录、照等六种体裁并用,而对述体、传体在条款中没有说明。

    例2,二轮《海南藏族自治州志》初稿凡例中共列举了“指导思想”“编纂原则”“内容编排”“表述形式”“时间断限”“纪年方法”等9条内容,却唯独没有关于地域范围的说明。二轮《循化撒拉族自治县志》初稿也同样无此交代。

    例3,二轮省志许多分志“说明”中对资料来源、人物、大事记、概述、章下述、附录等特殊问题处理缺少必要的交待。

    (六)篇章节比例失衡

    例1,《青海省志•电力工业志》初稿审定时发现,章与章之间有失平衡,有畸轻畸重之感,章节相差悬殊,有的设9节,有的设2节;章和章之间文字有的强,有的弱,悬殊较大。

    例2,《青海省志•交通志》复审稿设了“自然地理”章,记了4万多字,相当于其它几章之合。

    (七)内容地位处置不当

    例1,《青海省志•农业志》复审时发现,第八章设了一节“重要文件”,详细罗列了60多个文件,附录中又罗列了许多文件。《青海省人民代表大会志》初稿也有类似问题。

    例2,《贵德县志》初审时,第二编历史文化,设了历史文化、远古文化、文物、名胜等章,在第二十一编文化内下设名胜古迹、文物等。从内容看,历史文化记的就是贵德的历史沿革和建置,完全可以放在第一编或概述中简单叙述;第二编中的远古文化、文物古迹、名胜完全可放到第二十一编文化的相关章节中去。

    例3,《青海省志•交通志》复审时,将机构设在第一章,但《青海省志•财政志》又在最后一章,作为省志应当统一。

    (八)编次零乱,有违惯例

    例1,《海北藏族自治州志》初审时发现,对综合经济管理平行关系排列零乱,不是按一定的规矩,如计划、物价、国土、工商、统计、审计、食品药品监督、质量技术监督、安全生产监管排列,而是打乱仗。

    例2,《海南藏族自治州志》初稿中发现把畜牧业归到综合管理、把税务排到基础设施。《玉树藏族自治州志》篇目把政协排到政权中,把金融排到综合管理中,显然有违惯例。

    (九)归属不当,不善分类

    这是二轮志稿中存在的最为突出的问题。事以类从,类为一志,它的特点是打破总的时间概念,按事物分类进行记述。从分类形式而言,一、二级篇目横分是肯定的,在一、二级以下多数以横统横,有的以纵统横,(如大事记)还有的是纵横结合。就内容切割而言,基本上是5种情况:1、以行业分类,大行业统小行业,如工业、农业、商贸等;2、以职能分类,干什么记什么。政府职能部门所涉大多如此。如人事、民政、劳动、民政、公安、司法、交通、邮政、电信、科技、教育、文化、卫生、体育、综合政务、档案、财政、税务、经济综合管理。3、以事物内涵分类,即以对象所包含的实际内容进行分类,适用于环境资源、人口、社会保障、居民生活、民俗方言等。4、以存史为导向分类,有些内容综合性强,即不便于按职能分类,也不便于按事物内涵性质分类,但适宜从存史角度谋篇设目,如政党、人大、政府、政协、群众团体、军事、民族、宗教等。5、特殊分类。如人物一般从文体形式分类,可为人物传、人物简介(录)、人物表等。

    例1,《天峻县志》复审稿将水利置于农业篇下,这个观点己落后,水利不仅是农业的命脉,也是整个经济社会的基础设施。再如,将环境保护置于城乡建设之下,不如置于自然环境之下妥当。

    例2,《互助土族自治县志》复审时发现把土地管理归入农业篇的耕地一节当中,失当,应归综合经济管理的“国土”为好。

    例3,《化隆回族自治县志》复审时发现将“几次大的人口普查工作”归到“人口”中记,应当在统计中记。

    例4,《互助土族自治县志》中自然资源章实际记的是自然特产,混淆了地理概念与经济概念的界限,如果把自然资源改为物产就避免了命题与内容记述的矛盾。

    例5,《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志》初稿把婚姻归到民政中,显得牵强,不如缩小篇目,改为婚姻登记更为恰当,或者婚姻家庭一般应归到人口中。

    (十)题不辖文,文不对题

    例1,《天峻县志》初稿中在民情风俗篇统揽宗教活动内容,实为归属无理,硬性归类所致。虽然有些民间风俗习惯来源于宗教,但以此命名逆向涵盖宗教思想、活动却与理不通。

    例2,《海北藏族自治州志》复审稿农业篇中各个体工商业章中将饮食、理发、修理等这些明显不属于农业项的归到农业当中,尽管这些事物在农村,但应以事物性质归属,不能以身份决定归属。

    例3,《茫崖行委志》初稿采用大编体式,设概述、大事记、地理、经济、政治、军事、社会、人物。就“社会”编来讲,编下设“人口民族”“人民生活”“宗教民俗”三章,各章设2-5节不等,用逻辑方法来分析,此类现象大量存在。属种概念模糊,统揽不当,缺乏科学性。

    (十一)标题不规范

    例1、章、节、目同名。《青海省志•畜牧业志》终审稿中第三章第三节与第五章第四节重名。《青海省人民政府志》初稿第六章法制建设中第三节与第三目标题同名。

    例2,种属混淆。如“金融、银行、保险”等,金融就包含了银行、保险和证券。

    例3,篇目题目不严谨。如“粮食”不如命题为“粮油”准确;“土特产”不如命题为名“特产”确切。多数还不能完全摆脱以部门立篇的框框,如《茫崖行委志》还用“法院”立篇。

    例4,有的标题“促进科教文卫体事业新发展”,有的标题“进一步发展科技教育体育卫生事业”,有违志书体例要求。

    (十二)类目划分标准不一,层次失调

    例1,《海南藏族自治州志》初稿一级篇目编次不妥当,如将交通邮电、城市建设、土地管理置于商业、财税、金融等三编之后。章节级篇目设计标准不一,有的以机构名称立篇目,有的以单项任务立篇目,有的以事业立篇目等。

    例2,《青海省志•海关志》初稿一级类目列货运监管、物品监管,属于祖孙同辈。

    (十三)篇目重名,内容交叉

    例1,《青海省志•体育志》初审稿第三章民族体育与第四章农民体育中第二节民族体育重名。

    例2,《青海省志•水利志》复审稿第五章水利法制建设与第二章水利管理中第四节法制建设重名。

    例3,《青海省志•税务志•地税》复审稿第六章第三节税收监管与第四章第一节内部管理监管重复。

    例4,《青海省志•体育志》初审稿第四章运动会与第九章运动项目第三节参加亚运会重名。

    例5,《青海省人民政府志》初稿第六章法制建设第三节与第三目标题同名,第三节第一目的概念外延和内涵较大,节题包容不了目题。

    例6,《青海省志•水利志》复审稿第四章第一节水资源开发与第一章第五节水利资源利用内容重复交叉。第六章农田改造与开发跟第八章第五节万亩以上灌区建设内容严重交叉重复。

    例7,《青海省志•农业志》复审稿农业技术章高原经济作物油菜与种植业中的油菜交叉重复。

    (十四)交叉互见相矛盾

    例1,《青海省志•科学技术志》初审稿中大事记与正文记述内容重复,并且时间相互矛盾。

    例2,《青海省志•审计志》《青海省志•金融志》复审稿中表格数字与相对应正文记述数字前后不一致。

    (十五)缺项断线

    例1,《乐都县志》《茫崖行委志》《贵德县志》《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志》初复审稿均缺方言、姓氏、家庭。有的即使设了方言,也不是按照二轮志书的要求记述,看不出语言变化上的时代特征。

    例2,《茫崖行委志》复审稿内容缺饮食、服务业、建筑业。

    例3,《贵德县志》复审稿缺建筑业、饮食业、服务业。

    例4,《贵德县志》复审稿第三编第二章人大工作,缺办理代表议案内容。

    例5,《互助土族自治县志》复审稿第二章缺“地理变化”内容,另外缺少用具体年份的数字记述降雨量、气候变暖、温度升高、河水断流、流量退位、河水污染、河道变窄、暖冬现象、新生灾害、灾害频率等方面的变化。静止不变的地理现象是没有的,20年一修志应在原基础上增加新内容,有利于揭示各种不断变化的自然地理现象。

    例6,《青海省志•体育志》《青海省志•水利志》《青海省志•畜牧业志》《青海省志•税务志•地税》《青海省志•交通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