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志鉴论坛 / 详细内容

    全省年鉴编辑质量评析

    —— 全省年鉴质量评比中发现的年鉴编辑质量问题梳理

    时间:2015/11/23 15:08     已浏览:584 次  

    为全面检视近年来全省年鉴编辑水平,展示年鉴编辑成果,以评促进,推动年鉴工作的科学发展,2014年底至2015年初,省志办特邀省政府办公厅、省文化和新闻出版厅、省社科院、省委党校、青海日报社、青藏铁路公司等部门、单位长期管理或从事相关工作的专家、学者、老同志等,成立全省地方志系统年鉴质量评比领导小组和评审委员会,组织开展了年鉴质量评审评比活动。本次评审评比活动分别按市(州)级地方综合年鉴、县(市、区、行委)级地方综合年鉴、专业年鉴三个类别进行。共收到全省各地、各单位参评年鉴29部,其中市(州)级地方综合年鉴7部,县(市、区、行委)级地方综合年鉴10部,专业年鉴12部。评审评比活动在各地、各单位初评的基础上,按年鉴所属类别分组复评,各组员在通读通审的同时,分段抽检差错率,再经过小组会议讨论确定复评名次,最后报领导小组终审确定最终名次。

    在评审过程中,发现许多年鉴有不同的优点,比如在图照、目录、内容、行文、体例等方面都有一些好的做法值得肯定。但是也存在不少问题,从框架、观点、体例、内容、记述、资料、行文到出版,几乎每个方面都存在不同程度的错谬和不足,特别是一些常识性、逻辑性、知识性错误很常见,可谓触目惊心。本着扬长避短,着重认识错误与不足,改正错误、弥补不足,进一步提高年鉴编辑水平的目的,现以地方综合年鉴为例,将常见错谬或不足简要梳理如下,以供各地区、单位年编纂工作者管中窥豹,引以为戒。

    一、整体架构不合理

    1.框架涵盖面小。设置的篇目、栏目未能涵盖该年度内本行政区域内的基本情况。如:有的年鉴中没有旅游工作;有的没有信访工作;有的虽然设了“商务”这样一个二级目,但其下三级目中没有商贸流通的内容,下设条目及内文中均查不到如“商品批发零售额”等情况的记述。

    2.分类不科学。有的年鉴按一、二、三产业划分一级目,有的年鉴设置了“政权”“政党”“政事”“社会活动”等一级目,但在其下的二级目中缺少相应的内容,有的还超出了一级目所能提领的信息。主要原因是这些篇目(栏目、类目、分目)概念的内涵和外延边界不清,有的过于宽泛,有的过于狭窄,不好把握。还有的没有按门类划分篇目结构,或者说没有按事物性质及主题内容等分类,随意组合。如有的年鉴将“人大”“政法”“武装”三块内容组合成一个篇目,有的将“政协和群团”设置为一个篇目等。

    3.层次不清晰。有的年鉴“编辑说明”中说设三个结构层次,而内文中出现四个结构层次;有的年鉴结构层次在排版上(包括在目录中)没有区分。

    4.领属不当。由于分类不科学、层次不清晰,许多年鉴的下一级目脱离甚至背离上一级目的外延,也就是说,上一级目不能有效统领下一级目的内容。有的在二级目和一级目同时出现“政法”,虽然记述内容各有不同,但按目录查找起来就很不方便。有的年鉴在一级目“特载”下还设有二级目“特载”。还有一种情况,由于对社会结构和机构职能的不明晰造成领属不当。如“政治”之下的下一级目应包括中共、人大、人民政府、政协、民主党派和工商联、人民团体、公安、检察、审判、司法行政、武装等内容,但参评年鉴中缺少这些内容或将这些内容与政治并列设成同级目的情况很多。再如,有的年鉴中将分目“文化体育广播电视旅游工作”归属于上级目“政治”,同时,又将“教育”“卫生和计生”归属于上级目“社会事业”;还有的年鉴二级目“××县”下设三级目“××县党建工作”,其中就有条目“综述”“综合实力”“党建工作”“党风廉政”“精神文明”“民族团结”“社会管理创新”“畜牧业生产”“惠民项目”“市政建设”“社会事业”“机构及领导名录”,然后接着是三级目“××县人大监督工作”,再续三级目“××县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下设条目“综述”“畜牧业生产”“项目建设”“民生工作”“社会事业”“综合治理”“机构和领导名录”等(其中不但有重复条目,而且重复条目的内文很多也是重复的)。

    5.编排无序。先不说条目及其内容的编排,仅在篇目结构的编排上就有很多错谬。比如:有的年鉴在中共、人大、政府、政协等篇目(栏目)的编排上就有不当之处;再如“纪委”不论在栏目(分目)中的排序还是在“机构及领导名录”中的排序均有不当之处。

    6.结构比例不合理。有的年鉴中同一性质或类别的同级目的记述篇幅比例严重失衡。如,有的“特载”占整部年鉴的三分之一;有的年鉴里同样是“乡镇简介”,记述内容少的乡镇的篇幅只有记述内容多的乡镇的四分之一。

    7.各级目的标题不规范、不准确,中心词不突出。比如,设“政事”“社会活动”等篇目,其概念的外延不清,记述边界模糊,无法准确有效地提领下级目的内容;再如,有的年鉴在一级目“经济”下设有二级目“国土资源•建设”(按其下设三级目分析,“建设”应该是“城乡建设”),一级目“社会事业”下设有二级目“教育•科学•文化•卫生”(按下设三级目分析“科学”应该是“科技”)等。

    8.各级目标题不精练、不整齐。如有的年鉴中二级目“工业•建筑”之下的三级目标题分别是“工业经济”“建筑业经济”“安全生产监督管理”,二级目“商贸流通•旅游”之下的三级目标题是“商贸流通”“供销合作经济”“旅游业”,其中“经济”二字完全可以省略;再如有的年鉴“乡镇简介”这一目下,有的乡镇用“农牧业生产”,有的用“农牧业”等。

    二、辑录资料不规范

    1.超时限辑录。年鉴主要辑录年度性资料,一般不上溯下延。有的年鉴是多年一鉴,但是辑录的内容还是超出时间断限之外,其中也包括图照、人物、领导名录等。

    2.超层级辑录。按照属地管理原则,年鉴可以辑录本行政区域内在行政上隶属于上级行政管辖的机构单位,如《城中年鉴(2011)》“文化教育”栏目中,设有青海日报社、西宁晚报等条目,只有简介,没有年度动态信息。还有一本市县级年鉴中有很多州一级机构及其工作内容,如“××州工商行政管理”“州人口和计划生育”等,违背了地方综合年鉴只记述本行政区域情况的原则。

    3.资料价值没凸显。编辑者缺乏明锐的观察力和洞察力,对年度事实和事物发展缺乏宏观或整体的把握。有的年鉴收录的资料可有可无,没有多大的实用性和存史价值,而一些重要的大事、新事、特事、要事反映不足。

    4.资料不真实。一是一些基本数据、人名出现错误,无法保证资料的真实性;二是频繁出现夸大事实、成绩、作用等的评述;三是使用一些模糊词语、无法量化的事物的描述,容易引发对资料“真实性”的怀疑。如有的年鉴中的“从而塑造了一流的环境,打造了一流的队伍,提供了一流的服务”等的表述。

    5.资料内容不全面。由于框架覆盖不全面,或者因为条目记述要素不全,导致部分资料内容的缺失。比如,一些年鉴中没有记述信访工作和旅游业等内容;一些农业大县的年鉴中找不到农业总产值、农业增加值等重要数据。特别是有两部年鉴的卷号是“2011-2013”,但其中均没有记述2013年的内容。

    三、条目不规范

    1.条目立题不当。有的条目立题没有遵循 “大事不漏、小事不收”的原则;有的条目之间存在隶属关系;有的全部条目的内容没有相对全面、准确地反映出分目的应有之义。如,有的年鉴条目设为“主要工作”或“日常工作”,同时并列设置了以日常工作中的某一项工作为题的条目,其条目的独立性(排他性)就难以保证。

    2.条目标题不规范、不准确、不精练、不整齐。条目以“××工作”为标题的,每个分目之下条目标题相同的,条目标题带有明显褒贬性质的,以一句完整的长句子为标题的现象较多。如,条目标题为“中心管理工作”“优质服务工作”“政务公开工作”“主要工作”“2013年××县工作概述”“理论武装工作全面推进”“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稳步推进”“组织引导离退休干部发挥积极作用”“建立健全劳模档案,开展劳模评选工作”“加强科普队伍自身建设,努力为提高全民科学素质服务”“建立健全劳模档案,开展劳模评选”等。再如,有一本年鉴中有一个“正确舆论导向”的条目,让人匪夷所思,不知所云;还有设置 “其他工作”条目的,这就更让读者无从检索其中内容。

    3.条目题文不符。如有的年鉴二级目“××区残疾人联合会”中有一个条目“教育、就业与扶贫工作”,但实际内容中却没有残疾人教育方面的内容,而只有就业与扶贫工作方面的内容。类似问题在其他年鉴中也不少。

    4.条目编排顺序不合逻辑常规且不统一。如有一本年鉴乡镇之下的条目设“党的建设”“平安创建”“综治维稳”“精神文明建设”“社会事业”等,每一个乡镇之下排序均不同,有的差距还很大。再如,一个农业县年鉴中“乡镇”这个栏目之下,二十一个乡镇中,二十个乡镇的关于农牧业或农牧业经济的内容都排在前三个条目之中,却有一个乡下设的“畜牧业收入稳中有升”这个条目了排在最后。

    5.综合性条目概括不足。这个问题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空话、套话、废话太多,严重缺乏实用性的内容;二是内容要素不全,未能反映出该项事物的整体面貌,“综”或“概”的意义不大。如,有一本县级年鉴在有的分目之下设了类似“无题序”的一块内容作为“概况”或者“综述”。其中“教育”之下的记述为:“2010年至2012年,××县教育事业在县委、县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和上级主管部门的关心支持下,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以‘创先争优’活动为契机,紧紧围绕年度工作责任目标,各项工作都取得了突破和进展,全县教育健康有序稳步发展。”其真正有特点、有实用性价值的语言很少。还有在“工商业联合会”之下的记述为:“××县工商联合会是党和政府联系非公有制经济人士的桥梁和纽带,是政府管理非公有制经济的助手,是人民政协的组成单位之一。新时期工商联的主要作用是……。”全文全部在阐述机构的性质、地位和作用,没有一句话是反映年度工作动态的,毫无实际意义,也不符合鉴体内容的编纂要求。这种情况在综合性条目里比较普遍。

    6.单一性条目内容杂乱冗长。条目是年鉴结构的最小单位,但有的年鉴条目的内容分化严重,没突出“一事一条”的立题原则。此类问题除了设置“主要工作”等条目之外,还有一些条目的记述内容也显得很杂乱。如,有一本年鉴“政治稳定工作”这个条目之下共有五个方面的内容,用了10段文字,“打击犯罪工作”这个条目之下共分9个方面,用了27段文字记述,且每个方面的内容用加粗标题另行另段排版,每项具体内容又分多个段落进行记述。

    7.同级条目字数严重失衡。有的条目如“社会事业”“主要工作”等达几千字,如有一本年鉴记述“州委十一届十二次会议”用了4700多字,而并列的其他条目却只有一句话。一句话条目在个别年鉴中特别多。

    8.综合性条目设置不统一。同一部年鉴有的分目之下设有“综述”或“概述”,有的没有;同一性质或类别的分目之下有的设有综述,有的没有综述。此类问题比较常见。还有的年鉴中有的分目之下有志书“无题序”之类的类似于年鉴综述或概述的一块文字说明,而有的没有,显得不伦不类。“无题序”之类的记述应该全面杜绝,记述内容条目化是年鉴作为资料性工具书的一个特性,没有条目标题,就无法从目录中检索其内容。

    9.同一性质或类别的分目之下条目设置不合理。如有的县级年鉴中,××镇下设条目43个,而××乡下设的条目只有14个。

    10.条目要素不全。条目要素不全包含两个方面,一是条目设置不能全面涵盖上级目的全部情况,即条目设置不完整、不系统;二是条目内容也不能全面反映条目标题应该反映的全部内容。如,“××县人大常委会”之下的条目有“概述”“全体代表会议”“常委会会议”“监督工作”“代表工作”,明显缺失“人事任免”事项。其内容在条目“常委会会议”中的表述为“审议通过了××县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任免名单”和“审议了人事任免议案”,明显没有记述清楚人大工作的“人事任免”这一重要职责。同样,在同一本年鉴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委员会”之下的条目及内容中均没有记述其“参政议政”这一职能。再如,有一本年鉴“教育”之下的条目“普通教育”“民族教育”“职业教育”“成人教育”“队伍建设”等条目中,只记述了学校和师生数量等,没有促进工作的措施、方法及成效等内容。

    四、各体裁应用及撰写不规范

    1.年鉴的体裁应用不当。年鉴体裁主要有大事记、文章体(专文、特载、工作报告等)、条目体、图表等。但有的年鉴将“特载”作为一级目,下设了“大事记”“领导名录”等二级目。

    2.大事记撰写不规范。一是对编年体、记事本末体、编年本末体等体裁运用的不够灵活、规范,有的多年鉴大事记记述的层次不明晰;二是选题不当,没突出大事;三是要素不全,时间、地点、人物或主体、事件、经过、结果等没有记述全;四是不是一事一条,主题不鲜明;四是行文不规范,语体不统一。

    3.表的使用不规范。有的年鉴中表格缺少表题及必要的文字说明,有的表格排版不整齐、不美观。

    4.图的编辑不规范。一是图照的选题选材不当。许多图片没能突出典型性、资料性,不是反映重大事件、重要成果和热点问题。二是领导人物的照片选用不合要求。没能做到以事系人,有的照片是个人标准像。三是文字说明要素不全,表述不简洁、不准确。

    五、编辑说明不规范

    1.要素不全。《地方综合年鉴编纂出版规定(试行)》第二十九条明确规定,“年鉴应设编辑说明,主要介绍年鉴的指导思想、记述的时空范围、栏目的设置情况、资料的来源等事项”,但是大部分年鉴的编辑说明都不完整,一些特殊问题也没有在“编辑说明”中说明。

    2.错误较多。短短六七百字的编辑说明中,错漏百出,文字上、标点符号上、语言上、逻辑上的常识性的错误很多。有一本年鉴“编辑说明”中竟有“设有分目、类目、条目三个结构层次。……共分23个分目,72个类目,668个条目”的说法。

    六、检索系统不规范

    1.没有英文目录。《地方综合年鉴编纂出版规定(试行)》第三十条明确规定:“年鉴具有工具书性质,应有完备的检索系统。年鉴应编制中文、英文目录;中文目录详至条目”。此次评审年鉴发现,地方综合年鉴中无一编制英文目录。

    2.中文目录不符合要求。如有的年鉴中文目录没有详录至条目。

    七、行文不规范

    1.文体不当。在年鉴编纂中,记事、记物、记人用记述文;对事实和知识作介绍、解释,用说明文。条目、大事记等都要开门见山、直陈其事,但是参评年鉴中,铺垫性描写、议论甚至对工作常识的解释性语言出现频次很高,总结报告、新闻报道等语体很常见。

    2.文风欠妥。一是语言不准确,即用词不恰当、逻辑不严密。二是语言不规范,一些仅在行业内通用的简称、某些简约的用词,没有在首次使用时加括号具体说明,让人很难理解其意义。有的文句不符合语法、修辞和逻辑要求。有的名称、时间、地点、事实、数据、计量单位、术语等的表述前后不一致。三是语言不简洁,拖泥带水不精练。四是语言不朴实,以偏概全或言过其实和空话浮词、宣传与广告色彩的语言很常见。

    八、常识性、知识性错误频现

    1.对名称表述不当。如,用第一人称或第一人称代词的太多;人名没有直书其名,用“同志”后缀的较多;会议、组织、机构等名称简称、全称运用不当。

    2.时间表述不当。有的时间没有具体书写,用“今年”“本月”“目前”“现在”等时间代名词;还有“不日”等模糊时间概念;有的省略年、月、日,混用汉字和阿拉伯数字等。

    3.标点使用不准确。标点符号用法不符合《标点符号用法》(GB/T 15834-2011)的规定,甚至在编辑说明、目录上出现大量错用标点符号的现象。几乎所有年鉴在一些可此可彼的标点符号的用法上在全文没有统一。

    4.计量名称使用不规范。如,频繁出现不是法定计量单位的单位;单位符号和单位名称在同一本年鉴甚至在同一页同一句话中出现混用的现象。

    5.数字用法不规范。每本年鉴上都存在数字用法不符合《出版物上数字用法》(GB/T15835—2011)的规定的现象。

    九、版面和版式不符合有关规定

    1.开本不对。有的年鉴开本不符合《地方综合年鉴编纂出版规定(试行)》中“采用16开本(889×1194mm)”的规定。

    2.封面设计不严谨。最突出的是书名是用汉字表达的,没印上汉语拼音,大部分印上了英语。如:西宁市、海东地区、海北州、果洛州、玉树州、大通县、化隆县的年鉴没有印上汉语拼音,海西州、海南州、乐都县、都兰县的年鉴等印上了英文。有的年鉴作为“丛书”印上了“青海省地方志丛书”,明显是对“丛书”的误解,如玉树州、海东地区、海北州、门源县等地区的年鉴。

    3.书脊设计不规范。参评年鉴书脊上书名、书名汉语拼音、著者名及出版者的名称齐全的一部也没有,除了《西宁年鉴(2011-2012)》等极个别年鉴外,绝大多数年鉴书脊名称没有和封面、书名页上的名称保持一致。

    4.年鉴名的个别汉字使用不规范。很多年鉴的封面、书脊和主书名页的个别汉字使用繁体字,不符合《出版物汉字使用管理规定》(1992年7月7日发布)。

    5.汉语拼音拼写不准确。有的年鉴封面和主书名页的汉语拼音不符合《中文书刊名称汉语拼音拼写法》(GB 3259—92)。

    以上罗列的仅是常见的、普遍性的差错,其中例举的年鉴或地区也只是随机抽取的,实际上问题很普遍。由此,不难看出,我们的年鉴编辑的总体水平是较差的。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无外乎以下四种:

    一是对鉴体整体上把握不准。没有弄清为什么编年鉴、怎样编年鉴。换句话说,就是没弄明白编年鉴有什么目的,编辑者以什么身份、从何种角度编辑年鉴。或者说,对如何通过编纂年鉴这一资料性文献的形式发挥其存史、资政、育人的社会功能缺乏深入地思考和认识。其资料性、综合性、连续性、权威性没能通过框架设计、选题选材、文体文风等凸显出来,失去了或减弱了“鉴”的意义。比如,对一些造成重大伤亡和损失的自然灾害、安全事故等没有记入“大事记”,而对一些无关紧要的领导常规性下乡、慰问等事无巨细地统统做了记述;一些“大事”记述要素不全等。再如,年鉴的记述中大量出现“我州”“我县”“我局”等词汇,没用第三人称手法编辑年鉴。还有,大量出现总结句、过去式、附加句, “了”字句、“为”字句、“对”字句、“共”字句、“已”字句等句式;套话、空话多;副词、形容词多。这些鉴体语言的大忌,背离了记述体体例要求,没能贯彻好“述而不论”“让事实本身说话”(不需要由作者出面评论,使读者自然而然地得出应有的结论)这个刚性原则。

    二是不懂编辑规矩。对一些规定、规范不了解,或者了解的不清楚,按照个人经验和意愿编辑年鉴。其实,年鉴作为书刊,从封面到封底的设计,从编排形式到体例文风,从内容到文字都有一系列的国家标准和行业规范,但好多年鉴的编辑没有遵从这些规范。不但对《地方志工作条例(试行)》对开本的要求没有掌握和遵守,就连一些常规的计量单位、标点符号的用法也没有掌握和遵从。

    三是责任心不强。一些常见的错漏主要是由于对年鉴编辑工作不负责、不认真,粗心大意,工作上马马虎虎所致,特别是没有把好审核、校对关。

    四是知识面狭窄。对地区社会结构和行业、部门的工作职能、职责没有深入了解,对改革和发展缺乏深入思考,无法对其提供的资料加以甄别选择,只能人云亦云,报上来什么材料就用什么材料,原始稿件怎么写就怎么编,简单堆砌原始资料,其信息资料的可信性、可读性、可用性大大降低。比如,有的年鉴“政治”这个篇目中,有“党建工作”“人大监督”“政治协商”“群众团体”四个栏目,每一个栏目下设分目,“××工作概述”(或“概述”),这些分目里面设有条目“机构及领导名录”。这个结构层次有以下两点错误:一是“政治”是政府、政党、社会团体和个人在内政及国际方面的活动(《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怎么可以少了人民政府呢?二是二级目“党建工作”“人大监督”和三级目“党建工作概述”“人大监督工作概述”中设“机构及领导名录”显然不妥,而且只有“名录”没有“机构”。